傅千景

圈杂,博爱,无雷点。
qq1359248312 周弧 找我玩随意

今天改了一点傻屌图

最近画了很多加加,他太可爱了。(´・_・`)

无营养

艾伦·琼斯甚至不认为自己正在做什么有意义的事。他上蹿下跳,从这里到那里一路的引火线燃了就跑。他几乎想尽了办法制造出伤口,然后再纹上许多鬼怪的图案,向他的狐朋狗友们指认“嘿兄弟这玩意儿真难缠”。他只想在四十五岁前死去,飞到地狱也好天堂更无所谓,就留一副自认为不错的皮囊在世界上,但也只是想任其腐烂、被啃食。然后留下四张几近刷爆了的银行卡,还有那个说看望他的坟头时会对他的墓碑开枪的亲哥。

阿尔弗雷德就这样走在街上,垂着手没精神地走在街道上。好像就这样握着伞漫步在雨中和他此时的破心情搭的不得了。不适时宜的,街上人也不少,他走着走着被挤到街边商店门口,遮雨棚边上的大颗水珠就这样砸下来,从他的脖子后流进背里,不怎么吸水的登山外套包裹着他的身体让他感觉温暖些,但这下他差点一个激灵在路上蹦起来。
他自己也觉得这太蠢了,已经有十多个人好心提醒他让他撑把伞了。他只是看向天空,眼睛瞪得大大的不知道在看什么,然后因为落下来的雨水让他睁不开眼,才又提提领子低下头来继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