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千景

APH/SPN/MAR/SKAM/农药。
博爱,基本无雷点。
粮...爱产不产,质量低下。...

毫无意义的爽……



艾伦回来的很晚,正好在史蒂夫处理完笔电上留下的垃圾文件后。酒味汗味烟味,该是那些艾伦去的地方会有的味道,史蒂夫只要稍靠近些就能闻得到。这些味道一钻进他的鼻子里就让他明白这混小子没少挥霍些。史蒂夫看着在他的床上躺死的艾伦,蹲下靠近后更是能闻到有股臭味,使他皱皱眉头和鼻子。按照惯例,史蒂夫开始翻他的上衣口袋,除了几个小小的硬币和揉皱的一团二十刀、他的艾森豪威尔纪念版zippo、和一个被划的看不清的发票可能就没有别的了。

拜托,留些钱,离我拿到钱还有几天,他有了夜生活就不吃饭的?

史蒂夫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脑袋里就闪过了这样的抱怨,不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也许艾伦就会迷迷糊糊地被他愤怒的话语惊醒。有几分愤怒在看到艾伦死猪的躺姿时化成了无奈。史蒂夫只好伸手去拍了他的脸,试图让他清醒清醒洗个澡。艾伦发出了不耐烦的哼哼声,翻个身转到让自己更加舒适的姿势,把手缩到袖子里,然后就一动不动。但史蒂夫不会怀疑是不是他酒精中毒的要死了、还是又复嗑了多少药。这些他不关心,现在他只想睡个什么破味道都不会有的床。

“兄弟,你不想明早起来被自己身上的味道熏到的话,就去洗个澡再缩到你温暖的被窝去……”

艾伦沉重地黏着床板,史蒂夫不得不直接些抓着他的肩头让他坐起,再准备把他的外套先扒了扔盆子里泡着。

一扯下外套,艾伦手臂上青青黑黑的花纹图案让史蒂夫觉得有些晃眼,交错飞腾的怪物史蒂夫一个都叫不出名字。

而此时艾伦好像嗑嗨了大梦初醒一样睁大眼睛呆呆地瞪着史蒂夫。他们相视沉默,然后史蒂夫大概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别跟我说是?……”

“不是,老哥,那家……”

“钱?”

“……花光了。”

他深呼吸了一下,才缓缓地答了一两个简短的词。史蒂夫默不作声,黑着脸掐上艾伦还稍肿着的手臂。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