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千景

APH/SPN/MAR/SKAM/农药。
博爱,基本无雷点。
粮...爱产不产,质量低下。...

他们两个一言不发地站在公交站牌前,阿尔弗的耳朵上挂着安分守职的耳机,而马修戴着的、被阿尔弗雷德称为反人类设计的、分L和R的耳机好像都忘了自己在哪,马修也对戴反了它们这件事毫不知情。雪在前一夜下过了,不大,放眼看去道路另一侧就是干枯的野草没有精神地耷拉在薄薄的一层雪上,一丝风都没有,安静的出奇。阿尔弗雷德摘下一边耳机就能听见马修不自觉哼出的那些带着悲伤调子的老歌。想到那些不愉快的事,他总是瞥向马修,一与他有眼神接触就看向远处,就像专心等待公交来一样。阿尔弗雷德烦恼着要说什么,刚开口准备表示烦恼地“啊”一下,因为嗓子沙哑变了个奇怪的调。安静的空气没把这尴尬的声音从他脑海中挤出去,他只好在马修转过头来看他时尴尬地笑笑。

“嗨,兄弟,忘了什么美丽的失败者嘛,来听听这个!”

他把耳机一边递向他,一脸兴致勃勃得不容拒绝。马修笑得眉眼透出无奈,不过还是照做了。

两人共享耳机后过了片刻沉默,马修又微微地哼起歌的调子来,声音比之前更小,也许是因为只有一边耳机不够安心什么的。阿尔弗雷德缓缓侧过身去看着马修,也跟着他一起哼起来,自己还带着词唱了起来,当然——他是利用自己的跑调让马修噗嗤地笑了一下(即使本人并不情愿)。

“嘿,我以为你不喜欢贾斯汀·比伯。”

“哈哈哈哈哈,我恨的是当年走到哪儿都能听得耳根烂掉的baby。不过我存这首歌还有另外的意义,继续唱呗!'sorry--yah!'”

——

评论(2)

热度(11)